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阡陌@血之谷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5241|回復: 11

[原創] 血之谷的青山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0-1-31 17:33:44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自序

「物理學就如同性愛一樣,儘管它們可以帶來一些實際的成果,但那並不是我們喜歡做它們的原因。」
------費曼(Richard Philip Feynman),196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


這篇文章,算是三年半魔獸生涯的一個紀念。

三年半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,包括環境,包括人事,也包括記憶。我不保證我的記憶全部合乎事實,有沒有遺忘或選擇性遺忘了什麼。況且既然是自傳性質的文章,當然是從我的主觀角度去評論,其他當事人也許會有不同看法,但那就是別人的事了。

其實這文章一年多前就在公會論壇開始連載,總共寫了……一段,因為實在沒有那個動力。

現在有動力了,因為要紀念一件事:我們公會剛剛登上了WowProgress血之谷進度排名榜前五,應了一年半前我創立<阡陌>時,跟前會長說過的那句話:「我希望能夠建立出一支伺服器前五的團隊。」

我跟她之間存在很多意氣之爭。<阡陌>創立至今,未曾有過任何假想敵,但在我心目中,輸給誰都可以,唯一不能輸的是前公會,她的公會。

今天我徹底地贏了,然而卻突然發現前公會已經不復存在了。

雖然得到這個前五多多少少是因為天時地利,我也不知道前五的光環能維持多久。逐區開放,限制次數的設定,對我們這種一周只Raid十二小時的團隊而言,是抵消了一大不利因素。不過開放巫妖王之後,估計我們就打回原形了,所以也沒有多少機會囂張。趁這個難得的機會,請容許我囂張一把,以一個成功者(暫時)的身份去暢談自己的經歷吧。

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,除了表揚及嘉許,我盡量不提及人名和公會名。但我保留這個權利,提不提名字是我的自由。對我有恩的,不提及ID不表示我忘記了,只是未清楚本人意願前,我不確定說出ID會不會對你們造成困擾。

我估計回帖會有人說我沉迷或什麼的。我是個很普通的香港上班族,如同很多魔獸玩家一樣,都是下班後想要娛樂活動,而選擇了一個不太費錢不傷身體的娛樂方式。也許在一些人眼中,喝酒賭錢找小姐才是正當的娛樂方式,對我而言不是。

什麼裝備,什麼進度,都是虛擬的,但從遊戲體驗到的喜怒哀樂卻是真實的。即使伺服器哪天不再營運,虛擬資料會消失,這些回憶卻會保留下來。


正文

<1>

來到血之谷這個服務器,整整兩個年頭了。

當我決定拋棄亞雷戈斯的一切,來到血之谷重新開始的時候,跟會裡眾人道別說:「雖然我沒想到伊利丹那麼遠,但也不甘心到戈魯爾為止。」

後來,我還真的得償所願,在2.43開放不久就推倒了瓦許(瓦斯琪女士),一個我認為比較有意思,有挑戰性的王。當然這在高玩眼中算不上什麼,但我作為一個只能在晚上9-12這段時間穩定上線出團的上班族,要走到這步也不容易。我做的,不僅僅是找到一個能夠配合活動時間的團隊,而是投入精力,去建設、去維持、去提高這個團隊,儘管我轉服的時候就私下對親友說過,管理公會真他喵不是人幹的,轉服後我再也不接這種髒活累活了。我在前公會擔任幹部,甚至後來自立門戶創建<阡陌>,都是在給自己一個又一個響亮耳光。

現在的亞雷部落如何我不清楚,但對於PVE玩家來說,兩年前十分悲劇。亞雷聯盟整體進度不錯,能開T4, T5 Raid團的公會不少,正在拓荒T6的公會也有好幾個,但如同每個PVE服一樣,部落人數都比聯盟少很多。部落方能打T5三廢(機甲、大星、水煮魚)的公會只有三個,算上那仨,能打戈魯爾的公會也不超過6個,我的公會正是其中之一。

這裡要說明一個事情,能打不代表能農,以我公會為例,倘若哪天竟然能一次過順農戈魯爾,那是必須殺雞還神的。一團25人,想好好打副本的人只佔2/3,而技術和意識過關的又只佔其中1/2。剩下來的,除了一些對Raid沒想法但公會缺人自願來的,其他往往都是心態比較可疑的人。農團積極拓荒消失的,DPS比坦克低的,除了出團時間其餘時候從不見影的--相信待過較多中小型公會的版友都知道這些人是什麼回事。

當時的我也不是不知道,但作為一個新手會長,我的態度比較寬容。當時我總是有自信能夠用耐心去改變這些人,我主張公會提供一個寬鬆的環境,給予他們犯錯的空間,那些本尊在別公會卻開著小號來吸裝的,並不拒絕或點破,而是希望他們在這裡待得高興,把本尊也轉過來--後來事實證明,我這些想法大錯特錯。要給出這些條件,都需要付出成本,成本誰付?在我身邊信任我,支持我,真正為公會建設出力的人。得利的人能夠正視別人這些付出還好,但要是做到這點,也不會有後來那些毛人毛事,也不會造成我鬱悶轉服的結果。

那時候我為了方便會員交換物資,自掏腰包給公會倉庫添置一個眾人皆可存取的公開頁面。大家打到自己不需要的卷軸,材料等等都會放進去給別人取用,條件是不能白拿,必須放回價值差不多的物資或G幣。原意是好,但卻引發出兩宗血案:

毛事之一:某盜賊,退會相當一段時間後聲稱曾放若干葯劑材料進公會倉庫,要求退還。我向他表示必須先查證數量,總不成他說多少就給多少。他對此感到不滿,在我查證其間他在主城刷屏指控我們公會黑他物資,並指我們拍裝制度有貓膩,自己出團N久從沒拿到一件裝備云云。

毛事之二:某術士,被人發現每天用盡其會員權限在倉庫提取價值較貴之物品,放東西進倉庫卻沒幾次,即使有放,放的也是不值多少錢的東西。幹部查證屬實後將其降階作冷處理,其人發現無法使用倉庫後自行退會,然後對外反指控幹部私吞公會資金。

比較噁心的是,這兩個人我自問都待他們不薄。尤其是該術士,因為我對術士比較熟悉,在他成長途中解答過不少問題,他要做裁縫套裝我還把庫存的影紋布,免費和他交換未洗的布(洗布CD四天,代工費不菲),他的輸出未如理想我也沒有責怪,一直包容,照樣帶他進卡拉贊提昇裝備,直到事情發生之前,因為連續幾次拓荒T5本他都缺席,卡拉贊和戈魯爾這些農本卻每次都積極出團,動機非常明顯,因此我把他拒於門外,並告知必須參與拓荒才能農本。我這舉措招他怨恨了,於是就有了之後的事,他對其他人也曾私下承認搞倉庫是報復行為。即使事情已經過去兩年多了,這人恩將仇報的行徑,我現在想起仍然感到噁心。

他們能力也許不行,但宅度夠高是個優勢。經過這兩人不遺餘力的反覆宣傳,亞雷不少人心目中已經認定我們是毛人毛會。我一個連280騎術都沒錢學的窮人,竟然能夠被傳為一個黑金會長,不得不佩服他們散播謠言的能力,而且相信的人還不少,對我有敵意的人越來越多。很多蛛絲馬跡都在透露這一事實,比方說,曾經有會員反映,剛入會時有朋友勸其退會,說我們公會毛……

種種讓我不能理解的事情,加上招人難,活動停滯,不可能繼續這樣下去了。雖然我不捨得這個辛苦拉扯起來的公會,但我心裡也清楚明白,我再怎麼努力,也無法扶危廈於將傾。知其不可為而為之,是很浪漫同時又很不負責任的想法,自己一個人幹可以,搭上其他人就太無恥。因為我一廂情願的錯誤想法,已經讓不少人的努力付諸東流,我自覺辜負了很多人的期望和信任。我欠他們的已經夠多了,也沒有那個立場去堅持,繼續為一個無法達到的目標而努力。

於是,就有了那篇告別文。


<2>

言歸正傳,進入正題了,畢竟這不是「亞雷戈斯的青山」。

血之谷這個伺服器,是當時的副會長某血選的。公會開不起活動,無所事事,他便來到血之谷先行練號。他練過幾天已經感覺和亞雷有很明顯的不同,比方說下個血色,都能找到等級相近的小號組起自強團,這在當時的亞雷部落是不敢想像的。

聽他講述過在血之谷的經驗,我也建了個小德觀察情況,這小德就是今天的有德必有虱。看到組隊頻道的熱鬧,拍賣場的繁榮,團隊副本的盛況,我就知道這裡比起亞雷簡直是天堂。於是,2007年除夕晚上,我就買了張轉服咭(當時轉服不能用月咭,要用專用的轉服咭,而且PVE部落不能轉PVP),把地球年代在PVP服玩的術士號轉到血之谷去。因為有同名ID在,術士骨精強變成了「骨棈強」。這個別扭名字結果為我帶來不少煩惱,很多人寄信給我都寄錯,還有很多人都不會打棈字,因為這個字實在太過艱深冷門。然而這些都是後話了,比起日後我在血之谷得到的,付出這一點小麻煩實在不算什麼。

開著塵封已久的60級術士,我來到了血之谷的奧格瑪。周圍盡是熟悉的地方,陌生的人們。放棄了長久以來在PVE服的安逸,我得重新面對危機重重的野外。披上污染者軍服,帶上心靈之牙,我再次踏上了征途。

很快我就要面對PVP的殘酷了。我跟一起轉服過來的某血(閃電之魂)、貓頭(Sarvoke)、某月(樹月)一起做塞納里奧前哨的精英任務時,被身穿軍裝的一個元素薩滿跟一個獵人補刀打死我們四人。面對兩個骷髏級的敵人,外加一頭巨型精英怪物,什麼技術都不管用,很快我們就被守屍了。習慣了在PVE伺服器的我,一開始看見這薩滿手泛電光,還心想他有可能是來幫我們殺怪的,如同PVE服的聯盟一樣,但這幻想很快就破滅了。當然我了解,PVP服本來就是這樣,又不是沒有經歷過。但我始終還是不明白,殺一些毫無招架能力的小號能有什麼樂趣。

在我們被守屍期間,我在防務頻道求助。出乎意料地,兩分鐘內就有三個70級部落玩家趕到,而我們也順利復活而且完成任務了。這幾位部落玩家的熱血,讓我感受到這裡是個值得留下的地方。術士號在以前的伺服器被守鳥點的聯盟殺死,在頻道報告一下還被人嗆「他們殺你又沒榮譽,你急什麼」,跟這裡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。


<3>

有了之前的失敗經驗,加上轉服前的疲憊還未過去,我們沒有再經營團隊。正如開首提到,我說過再也不接公會管理這種髒活累活。因為活動時間範圍不同(其實之前以至現在9-12的活動時間都是他們在遷就我),我們四散到了不同的公會。

以我的活動時間(晚上9-12),其實很難找到能出團的公會,台服公會開組時間最晚也得8:30,我9時才能保證上線很難趕上,除非下班回來不吃晚飯。但幸運地,滿級不久我就受到邀請,加入一個9-12出團的公會,也就是我的前公會了。

我還記得那天早上,我一邊登記了LFG(尋求組隊)排卡拉贊,一邊打蜘蛛絲準備做裁縫套裝。也許因為早上人少,很快就有隊伍找上我。那是一個公會團,公會的幹部正在帶新人提昇裝備。一路推進都很順利,打到天文廳(尼德斯)時,帶隊的小德就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公會。問明了基本情況後,我覺得很適合,一方面出團時間剛好正是9-12,另一方面他們的進度也沒有跟我本身差距太遠,他們剛農三廢,正在拓三廢以外的T5王,我要是投入進去,正好可以與這公會共同成長。

我不知道我該算是個福星還是災星。參加活動沒幾次,我就有幸見證了海卓斯(毒蛇神殿一王)的公會首殺,然而這場首殺之後不久,公會就面臨解散危機……當時什麼釀成這次危機我已經不太記得了,貌似是舊人AFK,青黃不接,農本不順,滅過幾次有人發言影晌全團情緒,繼而爆發。反正作為新人很多事情不清楚,但一個剛剛扳倒海卓斯這塊堵門鐵板的公會,剛剛脫離只能農便當的狀態,要真正面對TBC的挑戰時,突然說散就散我也覺得非常可惜。於是我在公會論壇發文提了點意見,然後……公會沒倒,我被提昇為幹部。

坦白說我提的意見對當時的危機幫助不是很大,要說真正的幫助,也許是讓管理層看到有支持他們繼續下去的動力。

TBC是個對PVE玩家很不友善的版本,當人人只要登記戰隊,每周參加十場競技,去輸十場然後便當出一身神裝,參加副本的人自然少,肯參加拓荒的人就更少。所以中低端公會都面對著人員的問題,比起便當競技場,Raid的投入產出比例太低,辛苦倒王出個裝備未必比便當十場好,還得跟人颷DKP。這差距造成很多人的便當心理,輕鬆農的來,難農或拓荒本就不來,比較好的還會告訴你事忙所以不來,有些人乾脆就明擺著人在線上但是死活不來。比方說亞雷那個白目術士,當我提及公會帶他一身藍綠混到大半身卡拉贊畢業,他的回應是:誰稀罕卡拉的垃圾裝備?我去便當競技場拿的裝備都比這好得多!

相比WLK,TBC時代,尤其是2.43牌子裝強化,海山黑廟鑰匙取消之前,中低端PVE公會的幹部確實他喵不是人幹的。

然而我又再次上了賊船。


<<<待續>>>
發表於 2010-1-31 19:35:27 | 顯示全部樓層
完整的前因後果
只能給推了
拓荒之餘請多寫寫`~71~`
大家都在看的XD
 樓主| 發表於 2010-1-31 20:09:04 | 顯示全部樓層
發表於 2010-2-1 01:14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no拖搞 no富姦
發表於 2010-2-1 01:45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原帖由 骨精強 於 2010-1-31 17:33 發表
血案:

毛事之一:某盜賊,退會相當一段時間後聲稱曾放若干葯劑材料進公會倉庫,要求退還。我向他表示必須先查證數量,總不成他說多少就給多少。他對此感到不滿,在我查證其間他在主城刷屏指控我們公會黑他物資,並指我們拍裝制度有貓膩,自己出團N久從沒拿到一件裝備云云。

比方說,曾經有會員反映,剛入會時有朋友勸其退會,說我們公會毛……


嘿,我印象中那時候(2007年底)台服還很純淨呢,原來也有如此齷齪的事

我覺得,人~~~~~~可以無恥到他這樣的地步
發表於 2010-2-1 09:46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巫妖尚未隕落,大家仍需努力!
發表於 2010-2-1 12:52:24 | 顯示全部樓層
嚴禁太監`~71~`
發表於 2010-2-1 14:31:33 | 顯示全部樓層
老頭,看來你的手是完全好了
話說回來,我還是很懷念法牧獵騎4人開荒地球火星低級副本的日子的
發表於 2010-2-1 16:34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乖乖領便當,不是很好嗎:pb11:

骨大不要生氣囉~
 樓主| 發表於 2010-2-1 16:59:52 | 顯示全部樓層
原帖由 某血 於 2010-2-1 14:31 發表
老頭,看來你的手是完全好了
話說回來,我還是很懷念法牧獵騎4人開荒地球火星低級副本的日子的


還有4人組的主坦們:貓,狗,熊

其實還沒好,拳頭都握不了,目前只能等自然康復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小黑屋|手機版|<阡陌>公會網站

GMT+8, 2020-2-24 12:30 , Processed in 0.019229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